全过程国产化设备我们已经可以独立自主设计研
发布时间:2019-06-26 07:13

  对于制造业来说,除了技术之外最重要的就应当属于材料了。就好比一个铁匠,不论有着多大本事,也不能让造出的木剑砍断钢剑的。而这就是材料性能上的差异。因此在最近北京工业大学激光院院长王璞,在介绍记者采访时就表示,“核心材料、核心器件和核心技术是民族工业长远发展之基。”

  目前“中国制造”已经在世界上闯出了名声,不论是在中国高铁、北斗卫星、还是歼-20、055型万吨驱逐舰,中国制造在各个领域都开始开花结果,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部分方面,我们仍然被卡着脖子,而这方面就以基础材料和新材料方面比较明显。

  据《科技日报》的报道显示,芯片用引线万元每吨,而一吨阴极铜的出口价格却只有5万元。正是这种情况,引发了人们对材料方面可能会被卡脖子的担心。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虽然C19400是基础工业材料的一个典型代表,但并非不可替代。

  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从事铜合金材料研究开发的专家王强松教授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找带有铸造基因的改性材料,以改变这种现状。直到2017年的时候,他们有了颠覆性的技术突破,在其中加入了一种新的材料,让新型铜材成本得到削减的同时,整体的抗拉强度还能保持不变,而导电率至少提高了10%-15%。

  这其中所添加的核心材料,就是被《科学》杂志列为全球最具潜力十大新材料之一的气凝胶。其不仅是目前世界上最轻的固体材料,同时导热系数也是最低的。更重要的是,在光学、电学、力学甚至是声学等领域都展现过奇特的特性,在军用、民用领域都有着巨大的应用价值。

  目前气凝胶的的最大生产厂商就是隶属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斯彭气凝胶公司,但中国却打破了国外的专利封锁,全过程国产化设备我们已经可以独立自主设计研制。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全球气凝胶原材料的产能只有6万立方米/年,而中国的产能就已经达1万立方米/年,而我们的投资却只有阿斯彭的二十分之一,可见在这一方面,中国也将完成一次超越。

  有意思的是,据王强松教授的介绍,虽然目前我国新型铜材的相关工艺,因为投资大、风险高导致大规模量产还有着难度,但这种技术已经引来了美国市场情报机构的多番打探。因此王强松颇感焦虑,就像他曾表示的,“有时技术路线就是一层窗户纸,在我们已经掌握时,更需要快马加鞭,才能占领下一轮新材料产业的市场,摆脱被卡脖子的宿命。”(智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