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随着工业设计和庆祝活动的功能主义的兴起
发布时间:2018-11-09 11:43

  用光影、冷暖打磨的冰川,用丝拉技术吹拉出上帝、神、人这些古典艺术里的常见形象;用玻璃尝试出的雕塑,甚至变成陶瓷……

  八位世界顶尖当代玻璃艺术大师作品,作为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所引进的《“新潮”—当代玻璃艺术展》,9月15日在上海亮相。

  “艺术家通过对不同玻璃的熔融状态逐渐地推进玻璃的形态,然后让光线在作品内部折射和反射,色彩变化丰富。他们进行媒介交叉和融合的尝试,让我们打开了对玻璃艺术欣赏的新视角。”喜玛拉雅美术馆馆长王纯杰介绍说。

  艺术家们来自全球各地,以玻璃为创作媒介首选,在浇铸、雕刻、热熔、拉丝以及吹制等不同的玻璃制作工艺领域首屈一指。其中既有年轻有才视角独特的艺术新星,也不乏光学玻璃雕塑领域的传奇人物。

  荷兰艺术家彼得·布雷莫斯 (Peter Bremers) 以他标志性的窑铸雕塑闻名,受启于其丰富的旅行经验,将从自然中吸取的灵感以作品方式归还于世界,“取之于自然,还之于世界”,《冰山与其他》和《峡谷与荒原》等系列作品均表达艺术家对地球的敬意。而卢西奥·布巴克 (Lucio Bubacco)出生于玻璃之岛慕拉诺,他一生致力于其独有的艺术表现形式,将威尼斯传统的玻璃拉丝热塑工艺推至巅峰,表达华丽的、戏剧性的狂喜与庆祝。

  美国艺术家理查德·朱利以热熔和吹制玻璃而成名,他利用生动的人物或动物,刻画情节进行隐喻。他的作品中总包含着丰富的人体元素,以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为主题,结合多种材质使作品呈现一种史诗般的美轮美奂。而朱利本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玻璃钢合体雕塑的纪录保持者,他在2014年为美术馆创作的一件超大作品《生命周期:梦想的力量,无限的奇迹》,达到了30米长、3.6米高。

  而威廉·莫里斯被公认为全球最具天赋、最大胆的玻璃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试图在人类历史的考古纪录上再添一笔,其创作灵感来源于古代文明、史前洞穴壁画和殡葬仪式,威廉试图通过其艺术作品唤起人们对遥远时代的追溯。

  据以色列利特瓦克收藏总监埃弗拉介绍:“当代的玻璃工艺源自于埃米尔盖勒的作品,但随着工业设计和庆祝活动的功能主义的兴起,手工玻璃制造让位于雇佣专业设计师的工厂。改变风潮首先在北欧和南欧地区蔓延开来,如今的玻璃艺术相对以前是多样化的,玻璃工艺已经不仅包括吹炉还有其他热玻璃技术,例如热熔等技术常常与切割、雕刻和喷漆技术相结合。展览显示出艺术家在操作玻璃雕塑时的操控空间和光线的创作水平。”

  事实上,玻璃艺术源远流长。从公元前两千年左右,据史书记载古埃及已开始使用玻璃作为器皿。而之后历经四千多年的发展,无论富贵稀有或廉价平凡,作为器皿,玻璃恩泽宫廷贵族、平民百姓;作为镜面原材料,望远镜、显微镜的发明开启了人类对于未知的探索。自有记载以来,玻璃始终更多的作为一种媒材而存在;转眼当下,玻璃已经摆脱其实用与功能性的限制,打破其传统造型与外观上的界限,已经不再仅是玻璃“匠人”的机械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