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连着三个下雨天
发布时间:2018-11-12 13:22

  正如波波利•云竹湖畔国际艺术社区所强调的,艺术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邀请的部分艺术家在工坊的工作也已小有成果,包括前面几篇介绍的巨人铁雕,还有我们今天将要介绍的新西兰玻璃艺术家团队。

  在日益机械的同质化生活节奏当中,求变和差异化,是让生活更具光彩的方式,如何不一样呢,或许在闲暇时光参观一下艺术家的作品是一种别样的经历,你不会知道面对一件艺术品内心所产生的变化,但总归是美好的。

  在本期,我们将为您奉上我们的玻璃艺术家专访记录,透过不一样的角度去理解艺术家在创作和生活方面的感悟。

  Kat Cowan:好的,我叫KatCowan,这是我的丈夫RichardCowan,我们现在在云竹湖畔工作,进行巨人马赛克艺术和一些可爱的玻璃艺术品的创作。我们来自新西兰,我出生于美国,但是我们现在住在新西兰。

  Kat Cowan:是的,我们在这儿已经两个月了,这儿感觉很舒服,这儿的秋天不是很热、很漂亮。

  Richard Cowan:和新西兰的气候特别相似,最近几天天气开始有点转凉了,有点像新西兰冬天的气候了,更干燥一点。

  Richard Cowan:是的,新西兰有很多小岛在周围,沿海气候,而且气候有点干燥。在这边也是皮肤更干一点,你看我们的皮肤需要擦更多的润肤膏。但是我们住的很舒服,来了这儿我们很幸运得遇到了不错的天气,大概连着三个下雨天。

  Q:我很开心你们在这边住的舒服、开心。Kat Cowan我知道你是玻璃艺术方面的专家,能具体聊聊您所从事的工作吗?在你所创作的一系列作品中,你能说说你最喜欢的一个作品或者引以为傲的作品吗?

  Kat Cowan:过去三年我一直在新西兰,主要从事与灯泡玻璃艺术工作,一些玻璃熔化和马赛克,但是我的背景经历使得我多数时间都在做玻璃熔化工作、马赛克和一些彩色玻璃艺术。这都需要不同的技术,这些都是压铸玻璃。在夏威夷这种设计是一种文化,我和当地的艺术家以及有创造力的孩子们一起完成了非常有创造力的巨大雕塑,最后变成了混凝土做的长凳。

  Q:我觉得这对你们来说挺好的。每一种艺术都有它独特的魅力,你为什么会喜欢上玻璃艺术呢?你是怎么爱上这种艺术的?

  Kat Cowan:嗯,这是个不错的问题。应该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玻璃艺术了,可能是在7岁吧。当我进入到一个巨大的教堂,我记得地板是大理石的,建筑是当代风格,我看到了一块特别大的有色玻璃。我记得我站在那儿,看着一池子的有颜色的水流动着穿过整个地板,我瞬间就被这种景象迷住了,我整个人都沉浸在其中,根本不记得别的东西了。这些阳光穿过玻璃,然后流向地面,这就是我选择玻璃艺术的开端,很滑稽。从那个时候开始,彩色玻璃艺术开始进入我的内心,深深得影响了我。好多事情都影响了我对有色玻璃的研究。可能是到了大学的时候,我有机会进入彩色玻璃研究工作室做彩色玻璃建筑工作。这段期间的工作造就了我现在的工作——致力于玻璃艺术。从事彩色玻璃建筑的工作是一项巨大的工作,所以说那确实振奋人心,给了我不少灵感,教会了我玻璃熔化、玻璃绘画,而且之后还学会了热铸玻璃。

  Q:真是一个挺浪漫的故事,你可以谈一下你在这儿的工作或者最近要做的工作吗?在这儿或者别的地方,你有什么计划吗?或者是明年的计划?

  Kat Cowan: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工作室还没有完工,过热系统也没有装好,所以我们在考虑改变工作计划。马赛克作品不需要特别多的电,不需要长时间供热的装置。我记得当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已经深深地被意大利马赛克作品吸引了好多年了,因为我总是很喜欢做这些东西,所以我现在正在中国探索这个东西,将这种想法和想象力结合在一起,创造出新的玻璃艺术品,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Richard Cowan:对,我们的生活圈在慢慢得变得越来越大,我们在这儿开始变得越来越振奋人心。我那天跟那个队长说我们找时间一起出去骑车,去一个没有建筑物的地方,一起去敲打那些石头。我们需要去见证这些东西,才能激发灵感。

  Q:那么话题转移到Richard Cowan这边,Richard Cowan所擅长的是木工艺术,要知道,中国的木工技艺也是源远流长的,那么您所擅长的木工和中国的传统木工技法有什么区别呢?

  Richard Cowan:这是个很不错的问题,中国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古国,在我们美国文明、新西兰文明出现好几个世纪前就出现了,而美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所以美国人总是会从英国、欧洲、中国风格的木工艺术中发展自己的木工艺术、建筑艺术的风格。就像我就特别喜欢中国的大寺庙,里边有很大的儿童房、多层木质楼梯结构、还有很多复杂的窗户细节。我的意思是在新西兰或者美国看不到这么多的这种风格的建筑,但是在欧洲可能会看到这种风格的建筑。我去欧洲旅行的时候发现欧洲的建筑更偏向于优雅,而中国的建筑也有很多的优雅风格在其设计中有所体现。

  但是木工工艺应该追溯到中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老技师都只是利用手锯来工作,而中国的木工师傅会使用钉子或者一些别的东西,美国人只会将一些木头接在一起,并不会创造出新的东西。中国新型的设计师、建筑师会使用大量的混凝土建造出摩天大楼,他们还保留着一点点原先的结构在。相比于美国、欧洲的建筑,中国的新型建筑更能适应大量的人口密度,我猜测楼的高度还会再继续上升。但是我喜欢木材是因为它的质地,它可以以不同的形态存在,可以平稳地立在那儿,也可以厚实粗糙的立在那儿。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木材的原因。

  Q:我们知道你们是很可爱的一对,你们从事的是不一样的艺术,你们之间有彼此的借鉴或者融合的作品么?

  Richard Cowan:有时候我们对于想要的生活,我们都有强烈的想法,你知道,我一般都会放弃,因为她是老板。有些时候我有了一些想法会去做一些实际的构思,然后她就会“嗯”,我就会稍稍做点改动,我们就会来回不停地迂回,直到我们达成共识。有时候她就直接说这种材料不能用。

  Kat Cowan:确实如此,如果他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也能给我带来一些工作。

  Richard Cowan:就像是门,我在忙于彩色玻璃上的工作,她会说让我做一个彩色玻璃的窗户吧啊,我会说好的,结果主人的妻子和Kathy想到了一块儿,他们抱在一起哭泣,然后Kathy为他们画了很多树木、岩石的草图。因为在他们房子的周围有很多的树,有很多菩提树在周围生根发芽。所有我们就产生了合作。

  Richard Cowan:昨天晚上我做了一点功课,我在网上查了点中国的东西。一些传统的作品都比较复杂,一些木工工艺的字母刻得特别复杂,我从来没有费那么久的时候去做这种工作。在韩国的时候,他们让我做9个一样的窗户,让阳光透过上面的大片区域透进室内,所以你在下面看到的就是普通的窗户。我用一晚上的时间做了简单的设计,使用的是最基础的理论,而且很容易实现的设计,他想让有点中国风的感觉。Kathy呢,就在玻璃上做了颜色的处理。他想要带点颜色,他想要教堂的感觉,其实我看起来更像是寺庙的感觉。那不是个有宗教信仰的地方,就是一个有精神想法的地方。

  Kat Cowan:这次他就会做一个大型的作品,会做一个咖啡屋,当它完工的时候,你看到它肯定会觉得挺不错的。

  Q:为什么你们说想来这儿两次去创造艺术作品?是我们项目的哪部分打动了你们?

  Kat Cowan:其实我就很久之前就一直想来中国了,我的父母十年前来过,而且他们特别喜欢这个地方,他们去逛过丝绸之路,并且带了很多照片回去,我去过南亚的一小部分地区,我去过香港。中国发展很快、很大,正好有机会来到这边工作。

  Richard Cowan:我做了很多博物馆艺术的事情,如果你能在这儿建造一个波浪形花园,这座城市就真的酷极了。然后我询问你们我是否能来,你们回复可以,我就来到中国了。我当时还在工作,正在新西兰建造一座房子,但是我把这次机会当做一次休假,我们在云竹湖工作,就当是暂时放下建造房子的工作稍微休息一下,想到也挺不错的,我想我们在这儿待的时间越久,就越来越舒服,感觉就像在家一样。

  波波利•云竹湖畔国际艺术社区,是由景峰集团联袂神盘幕后推手——金达利系统集成团队的入晋力作,总规划面积约3000亩,结合自然、艺术与运动元素,打造梦想新生活全域配套,为山西创造一处国际范的全能梦想生活特区;同时借超级自然圣地之境涵养领袖气质,是为业主量身定做的全年龄生活主场。

  2018年首推一期启动区,湖语树湖畔院落、花语田湖畔公寓、童语园湖畔公寓在内的多组团生活单元,有机结合自然、艺术、运动等元素,为您打造全新概念生活蓝图及全新物业服务等模式,倾力呈现全山西独有的梦想生活全资源湖畔国际艺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