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对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质证意见和问题进行
发布时间:2019-06-04 13:22

  昨天,一桩三人涉嫌合伙运输毒品的案件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其中一名被告人否认对运毒事先知情。为查明该被告人是否明知运毒,法庭通知两名参与实施抓捕的警察出庭作证,庭审过程中,为确保人身安全,两名办案民警在磨砂玻璃的遮挡下作证。

  作为关键证人,警察的证言可以确保司法审判中查明案件事实、客观公正审判。自2013年1月1日开始,随着刑诉法的修订,证人出庭作证的制度开始实施,其中对办案警察出庭作证的情况进行了具体规定。一中院昨天通报表示,在该院审理的案件中,警察出庭作证已经成为常态。

  昨日上午,这起三人贩毒案件在一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去年12月28日,被告人张丽娜伙同乔李、霍满成,从河北省张家口市运输毒品进京贩卖,三携带毒品乘车行至本市海淀区上庄路附近时被抓获,警方从车内起获1008.86克。

  检方认为,以上三名被告人均应当以贩卖、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被告人乔李表示,自己只是陪着另两人来北京,并不知道车内有毒品。

  法官与检方公诉人沟通后认为,为准确查明被告人乔李是否明知车内有毒品这一关键事实,有必要通知参与实施抓捕的警察对抓获三名被告人的过程,特别是警方在车内起获毒品的位置出庭作证。法院随后依法通知两名参与抓捕并起获毒品的警察出席法庭作证。

  昨日庭审时,法庭内竖起了磨砂玻璃遮挡屏,防止暴露民警的身份信息和面貌特征。在遮挡屏,出庭作证的缉毒民警指出,警方正是从乔李处获得了张丽娜手中有大量毒品的线索,并在上庄路附近蹲守,将三人控制。

  庭审后,一中院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了关键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在该院刑事审判实践中的运行情况,以及相关机制建设取得的成效。

  一中院副院长陆伟敏介绍,北京一中院从2014年开始,与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开展联合试点和探索,三方会签《关于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的会议纪要》,确定了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的范围。

  据了解,这一机制运行三年来,在该院审理的158件包括故意杀人、伤害致死及重大毒品类一审刑事案件中,共有62人次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其中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39人次,出庭作证警察占全部证人、鉴定人的62.9%,警察出庭已成为该院刑事审判工作的常态。

  作为一线办案人员,民警的证言往往会对案件审判起着关键作用。当被问到“法官会不会在开庭前对准备出庭的警察进行辅导”的问题时,一中院刑一庭庭长周军介绍,在一中院的审判工作中,不会对出庭作证的民警进行作证内容的辅导和干涉。

  “警察出庭作证没有 彩排 ,不走过场”,周军表示,法官事先介入出庭民警作证内容不利于解决案件争议事实,要坚决杜绝。

  周军说,虽然法官不会对出庭作证的民警进行作证内容的“辅导”,但是为了保证诉讼参与人能够充分行使诉讼权利,会进行程序上的指引和释明。这种程序指引和释明的对象,包括出庭民警、被告人在内的所有诉讼参与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当承担侦查职责的民警作为证人出庭时,其特殊身份可能使其人身安全较之普通证人面临更大的风险。

  一中院表示,为充分保护出庭作证民警的人身安全,打消证人出庭的顾虑,法院在开庭前,对于上述类型案件中警察证人、鉴定人提出保护请求的,或者公诉机关建议采取保护措施的,合议庭经审查认为确有保护必要,应当决定在庭审中对警察证人、鉴定人采取相应保护措施。

  据介绍,法庭除了会为出庭作证民警设置专门的遮挡屏,防止暴露警察的身份信息、面貌特征,同时合议庭安排专人使用专用通道,负责将出庭作证的民警接进送出法院,隔绝警察与被告人及家属的接触可能性。

  一中院介绍,《关于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的会议纪要》在一中院审判实践中运行3年以来,关键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对法官通过庭审查明关键事实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以被告人肖某贩卖毒品一案为例,海淀分局禁毒民警在抓获吸毒人员王某后,王某表示自己的毒品系从被告人肖某处购买,并配合警方向肖某约购300克甲基苯丙胺,后海淀警方在王某住处蹲守准备对前来送毒品的肖某进行抓捕;与此同时,昌平警方通过侦查线索发现肖某携带大量毒品进京,随即组织警力在途中将肖某抓获并起获其随身携带的300克甲基苯丙胺,被告人肖某到案后一直否认贩卖毒品的事实。

  为了在庭审中准确查明事实,准确认定肖某究竟构成贩卖毒品罪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合议庭通知参与案件侦查工作的海淀和昌平分局禁毒民警出庭作证。警察在庭审中对于各自掌握线索来源以及抓捕细节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证明,并对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质证意见和问题进行了回答,最终合议庭认定肖某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

  再以被告人闫某故意杀人案为例,该案争议焦点在被告人究竟是杀人后分尸还是在被害人意外死亡后肢解尸体,为解决这一专业问题,合议庭依法通知警方法医鉴定人出庭,由鉴定人当庭运用法医学知识,从尸体解剖所见以及伤口形态等出发,对该关键专业问题进行论证说明,使合议庭法官在庭审中准确查明了案件关键事实——被告人首先对被害人进行了长时间殴打,后在被害人尚未死亡的情况下持刀对被害人进行肢解,其行为应构成故意杀人罪,最终法院对闫某依法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以下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

  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