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果寺千佛阁遗址主要由方砖铺地和柱础遗迹组
发布时间:2019-08-12 11:59

  你见过南宋时期就有的玻璃长方形砖吗?你知道古海塘的作用是什么吗?你想探寻五代十国时期神秘的“摩羯鱼灯”吗?……

  今天(7日),一场“发现杭州2018——杭州年度盘点暨出土文物展”发布会在萧山博物馆举行。截止到11月底,今年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共接到157个项目的考古工作任务,已完成考古项目109项。其中考古调查2项,勘探78项,发掘29项。调查面积约51万平方米,勘探面积551万平方米,发掘面积10680平方米。尚有48个项目正在协调或进行之中。

  据了解,列入今年杭州考古新发现的有:梅城镇考古工作、圣果寺千佛阁遗址、吴越国光孝明因寺(宋净土禅寺)遗址、杭州钱塘江古海塘遗址、余杭凤凰山古墓葬以及杭州市临安区古墓葬等6项。

  在展厅内,不同区域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出土标本。有罐、豆、壶等陶器,有小碗、钵、灶等瓷器,有犁、镰、刀等石器,还有玛瑙管玉石器。杭州园林文物局文物处副处长郎旭峰介绍,今年的考古亮点非常多,有很多意外之喜,“比如圣果寺,我们一直以为五代时期的东西都已经被破坏掉了,没想到都还在,这对于我们今后的复建和保护工作提供了依据。”

  在一堆暗色系的出土标本中,一件透亮的文物特别引人注意,从出土地层来看,它属于南宋时期。“一开始挖出来的时候我们还以为是水晶,后来检测结果出来以后才发现竟然是一块玻璃,南宋时期的玻璃倒是第一次看到,非常惊喜。” 至于玻璃是本土产的还是进口的,负责人王征宇表示,还需要进一步检测。

  展厅内,有一样东西很神秘,它的名字叫“摩羯鱼灯”,摩羯鱼来自于印度神话里的水神,把它打造成为鱼灯来使用寓意灭火。“它在五代时期的地层中被发掘出来,无论从造型还是工艺上来看,都属上品,”负责人李坤介绍,“摩羯鱼和星座的摩羯是没有关系的,而它的使用方式也十分简单,往鱼嘴里放入油,点燃灯芯后就可以照明使用了。”李坤猜测,摩羯鱼灯很有可能就是五代时期的海事活动中所引进的。

  钱塘江古海塘的修筑是古代中国乃至世界的伟大水利工程。古海塘的修筑是个系统工程,它具有防洪、防潮、运输、用水、灌溉等诸方面综合功能。负责人杨金东告诉记者,海塘相当于一个堤坝,保护整个钱塘江下游地区的,没有海塘的话,随便来一个大潮或者洪水,下游城市可能直接就会被淹毁了。“原来钱塘江是非常宽的,最宽有十公里,而现在只有1.3公里的样子,城市不断扩展,江面越缩越小,那么海塘的发掘对于我们今天保护钱塘江有重大意义,。”同时,杨金东也希望以展出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熟知海塘本身的价值及作用。

  目前,梅城古牌坊及石构件考古调查已经完成。初步统计,共收集到各种石构件3012件。其中,素面的石板、石条和残断石块共1396件,带纹样的石构件1554件,带铭文的石构件71件。纹样以狮、龙雕塑居多,还有鹤、人物、云、葫芦、凤、猴、牛、钱纹等。铭文主要有“清朝”、“严镇副总兵官尚维勷 中军都司特通阿 左右两营守备 任重 于广汉”、“察御史”、“□浙江等处提刑按察司□”等字样。这些石构件是梅城镇作为千年古府遗留下来的重要历史文化遗产,对研究严州府历史有重要作用。

  2018年9月起,开始对圣果寺千佛阁遗址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500平方米,发现五代时期的建筑遗址,出土少量瓦当、滴水等建筑构件。圣果寺千佛阁遗址主要由方砖铺地和柱础遗迹组成。遗址坐西北朝东南,根据柱网结构可判断,千佛阁面阔3间,中间间距8米,两侧间距为6.5米。南北向进深情况未完全揭露,已知间距均为5.5米。地面残存部分错缝平铺的青色方砖,方砖尺寸33*33厘米。本次发掘基本明确了千佛阁遗址的朝向与形制,成为研究五代时期宗教建筑的又一实例,对古代宗教建筑研究,以及西湖文化遗产的整体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光孝明因寺(净土禅寺)遗址位于杭州市临安区锦桥吴越街南侧,于2018年3月在施工过程中发现。经抢救性考古发掘,共发现吴越国至明清三组不同时期的建筑遗迹。第一组遗迹年代最早,应属吴越国时期光孝明因寺和宋代改额的净土禅寺,包括一号殿址、二号殿址、东西廊基址和散水等。第二组遗迹为南宋时重建的净土禅寺,主要有回字形台基、穿廊和散水等。发掘中出土较多吴越国之宋代莲花纹瓦当、宝相花纹砖、脊兽、筒瓦、板瓦、抄手砚和越窑青瓷残片等。

  光孝明因寺遗址是经考古发掘证实的极为重要的吴越国寺庙遗址,净土禅寺遗址是反映宋代净土宗与禅宗变迁与融合的重要实物例证,对佛教考古、建筑考古和吴越国史的研究均具有重要意义。

  为配合杭州钱江新城二期、地铁三期、亚运会场馆等项目建设,2018年度,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钱塘江古海塘遗址的整体线形、结构进行重点研究,在艮山路、大王庙路段、乔司监狱等区域均发现了古海塘遗址。

  艮山路石塘是由大型条石丁顺相间纵横迭砌的重型鱼鳞石塘,现存八层。柴塘位于石塘的东侧,最底层石条紧挨柴塘;大王庙路段海塘局部发现斜坡石塘叠压在柴塘之上为柴塘加石塘的双塘结构;乔司监狱古海塘遗址主体为石塘,底部为整排的木桩基础,部分区域迎水面发现抛石坦水。

  墓葬发掘区位于余杭区余杭街道凤凰山东侧的山坡地带,西距余杭南湖景区约1公里。为配合该地块的基础建设,在前期勘探发现大量墓葬基础上,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18年3至6月份组织人员进行考古发掘。共发现各时期墓葬92座,年代可从明代跨越至战国时期,其中以汉六朝时期墓葬居多,墓葬类型有土坑墓、砖椁墓和券顶砖室墓等。出土器物550件(组),有陶、瓷、金属等不同材质,器形丰富,有陶鼎、陶壶、瓿、罍、罐、灶、璧,青瓷碗、盘口壶、罐,铜钱、铜镜、铁剑等。

  在2018年配合杭州市临安区基本建设的考古勘探发掘中,发现并清理墓葬124座。此次发现的墓葬形制多样,年代跨度大,自六朝至清代均有发现,出土文物标本百余件,极大地丰富了杭州市临安区地下文物的类型与内涵,具有重要意义。

  六朝墓葬多为券顶砖室墓,有“甘露元年”、“元康三年”、“元康九年”等纪年墓,部分墓葬保存较好。出土随葬器物较丰富,有博局纹铜镜、玛瑙耳珰、青釉盘口壶、灶等;宋代墓葬多由券顶砖室、排水沟、墓前拜台等组成。部分墓葬墓室前露明处有砖雕。出土器物有龙泉窑青瓷、天目窑黒釉瓷、铜钱等;明代墓葬均为砖室墓,且以双室墓和单室墓为主。出土器物以铜镜为主,有“湖州薛晋候制”铜镜,造型精美,另有青花瓷碗、黑釉罐等。